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宫冥爵见她摇头拒绝了,蓝眸微微眯起,他继续抛下诱饵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知道我母亲的事?你想想,只要一个吻就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低头附在她耳边低语,“而且我们最近都有接吻,更何况我们之前不是睡过么。”    安初夏瞪大了眼睛,眼圈有些微红,他还敢提这件事?当初明明就是他强了她。

    她捏紧自己的拳头,生气地用力捶打他的健硕的胸膛。

    打死他算了,混蛋来的。

    宫冥爵后知后觉,现在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真是挖坑给自己跳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件事就是安安的心结,现在他居然还敢提,真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“安安,抱歉,是我失言了,别生气好么?”

    宫冥爵一手攥紧正在捶打着他胸膛的小手,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安初夏用力地抽回自己的手,眼圈微红地跑开。

    宫冥爵脸色一惊,快步走上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温暖的大手轻抚她的背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他放开了她,温暖的双手捧着她细腻软滑的脸蛋,蓝眸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安安,是我错,原谅我好么?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提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安初夏吸了吸鼻子,抬手擦拭一下眼角的泪珠,她低头给他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[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走了。]

    宫冥爵微笑着颔首,“好,你不是说想知道我母亲的事么?”

    安初夏微红的眼睛微微眯起,心里在想:肯定又在想我给他一个吻再说?

    宫冥爵轻咳一声,“安安,不用一个吻我都跟你说,当然,要是你亲我一下就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安初夏白了他一眼,她才没那么笨把自己送到色狼嘴里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只是把我母亲包养男人的事泄露给媒体知道,她出了这样的丑闻,多多少少对我公司都会有一些影响。”

    安初夏惊愕得嘴巴都成了O型,真没想到宫夫人居然会包养男人,看来她这次在上流社会彻底丢了老脸了。

    [那你父亲他不管的么?]

    “我父亲跟我母亲本来就是联姻的,没有一点的感情可言。何况我父亲心里由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女人,不过那个人早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宫冥爵眼神突然有些哀伤,“我父亲也算是可怜人,就连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还在襁褓中就被烧死的孩子,他同父异母的妹妹,他也只是看过几眼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在的话,年龄应该跟安安差不多吧!

    安初夏轻拍一下他的肩膀,以表示安慰,看得出他还是在乎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。

    宫冥爵失笑一声,“我没事。”他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你如果亲我一下,或许我的心情就会好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恬不知耻地将自己的俊脸凑过去。

    那脸上明显就刻着几个字:来吧!快来亲我!

    安初夏微笑着,一手推开他凑过来的俊脸,不要脸!

    她刚推开了,宫冥爵又将俊脸凑上来,反反复复几次。

    安初夏板着脸,双手叉腰瞪他一眼,示意他不要再凑过来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