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施良德判断,自号芦居子的卢隐很快就会主动和他联系谈合作的,最快恐怕就是明天。合作只是个好听的说法,其实就是抱住施良德这条大腿,加入他这个派系势力了。

    合作也不可能是单方面的付出,施良德可以给芦居子提供各种资源帮助,按江湖规矩,芦居子也得交上投名状,也就是取得施良德的信任、获得其支持的保证。

    但施良德多少有些失算,芦居子第二天并没有主动联系他。这天上午,芦居子独坐卢余洞被两株参天古木左右环抱的假山凉亭中,环顾着周围精雅的园林景象,在心中暗暗叹息,这片天地还是太小了,容纳不下他的胸襟,一身本领无从施展。

    他已经下定决心与施良德合作了,刚才差点就打电话联系了,但最终还是决定再等等,凡事是要讲究技巧,不能跌了身价,怎么也得等到过了周末再说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天早上,占守业那边得到了邹宝的通知,朱仙人这个周末会返回仙界,施老板若想抓住仙缘,可在明日前去拜访。路途他们已经熟悉,直接去就行,邹宝会在门户前迎接。

    施良德虽与各方势力都有合作或联系,但对方通常都不会直接联系到施良德本人,每项事务都有身边的专人负责。比如静沙岛麻元领那边就是助理王源负责,邹宝那边是占守业负责,芦居子那边则是心腹弟子陈木国负责联系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说施良德没有给他们留自己的联系方式,但谁要是一个电话打过去,接电话的则不太可能是施良德本人。除了直接联系方式还有一些间接联系方式,比如近年流行的微信、QQ之类其实都算是间接联系方式,因为你不清楚对方是否已经收到了信息。

    占守业立刻就向施良德做了汇报。邹宝的这个通知也挺突然的,今天已经是周五,要想拜见朱仙人周六就得赶到桃江县了,几乎来不及做任何其他的准备,幸亏施良德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,随时都可以动身。

    施良德召集手下讨论了一番,这次去的还是上次那些人,只是少了两个,就是那两位已经送走做检查的保镖。陈木国还特地提了一句:“老祖,要不要告诉芦居子一声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并不是要带芦居子一起去,而是告诉芦居子这个消息。假如芦居子也想去,自可以来求施良德,那么谈合作便是顺理成章。施良德也不能白白带着他呀,跟在身边就算是一名手下了。

    施良德却摇头道:“不必!他没有联系我,你就不必再主动联系他。他若联系你谈合作,你就按自己的意思和他谈完了再向我汇报。他若现在联系我,我可能考虑带着他,也可能不带着他,毕竟我们还不清楚那位朱大福的底细,贸然带着这样一个人恐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陈木国想了想,很认真地点头道:“老祖说得对,假如那朱大福也是一位高人,能为老祖您所用,那么也能与芦居子分庭抗礼、相互制约,现在还没必要让芦居子知道太多。”

    芦居子恐怕还不太清楚,就因为他打算再抻一抻施良德,结果便失去了明天就能见到“朱大福”的机会。假如他今天就联系了施良德说愿意合作,施良德未必会带他一起去,但也可能会考虑带着他前往桃江县。但他没有主动联系,那么便错过了。

    在同一时间,施良德上次去过的方外世界中,邹宝皱着眉头看了看远处的高台,又看了看身边的一面山壁。

    高台就在上次施良德来过的半山园林中,从古典建筑的形制格局来看,那像是一座观星台或承露台。所谓观星台就是夜观星象之处,也是采炼月华之所。而承露台则用于夜间放置金盘承露,然后以净露调和玉屑制作仙药,古代有些帝王就喜欢这么干,后来“承露”一词又被用以指代某种不可描述之事,比如承恩雨露云云。

    此刻高台上并没有放什么金盘,只有一辆很古怪的车,车的四脚放下支撑固定在高台上,上面是一个很怪的架子,架上安装了很多层叠的弓弩。通过复杂而巧妙的设计,这些弓弩上好弦后可以用三个不同的弩机分别操控。

    左边的弩机可以同时把二十支弩箭都射出去,右边的弩机一次能射出十支箭,可以分两次将弩箭射完,中间的弩机则是单发点射,最快射速可达到一秒两箭。这竟然是一架很罕见的连射床弩,也不知道放在这里干什么。

    邹宝身边的这面山壁,是质地较为疏松的细红砂岩结构,强劲的弩箭是可以直接射进去的,上面画了二十张靶子,有二十支箭每支都正中靶心。

    邹宝也就是鲜华不得不叹道:“庄先生真是好箭法呀!”

    一旁的邹灵也就是柳芬噗哧笑出了声:“你来晚了,刚才没看到庄先生试箭。他是先把箭射出来,然后再画的靶子,当然是箭无虚发!”

    鲜华哭笑不得道:“庄先生,还带您这么玩的?”

    两人身后的庄梦周得意洋洋道:“你们可不要小看了这百发百中的功夫,觉得是我作弊吗?它就是所有江湖盘局术的精髓,也是惊门灵犀术的要义所在。结果就是你给好的,方能料事如神!”

    仔细一想,这话好像无比正确啊。当初尚妮并不认识庄梦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