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心中并无偏倚,就事论事。

    也不会因为冯晋华是早入门,同门之谊更深而偏袒,冷非入门晚而疏远。

    尽力做到公正公正。

    可看冯晋华的神色,好像自己有偏向似的。

    她蹙眉不满的瞪向冯晋华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冯晋华忽然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冯师弟,别再胡闹了!”宫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……胡闹……”冯晋华大笑着摇头,笑得眼角出泪,无法遏止。

    冷非一听这话,便知道宫梅还是暗自偏向冯晋华的,以胡闹弊之,掩住种种的行为。

    好像冯晋华只是一时糊涂,才会如此胡闹,而不是处心积虑。

    他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可惜了这冯晋华,根本听不进去,被嫉妒迷了心窍,一味的只有偏激与疯狂。

    他决定再加一把火,彻底让冯晋华疯狂,从而做出不智之举来,自己也能趁势解决掉。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,宫梅忽然扭头瞪过来,明眸冷冽,沉声道:“冷师弟,别说话!”

    冷非露出无奈笑容:“宫师姐,我其实也无话可说,多谢宫师姐你了。”

    宫梅果然聪明,看出了自己的用心。

    “不必谢我!”宫梅沉声道:“心术不正,终究难以在咱们斩灵宗立足的!”

    冷非一脸认同的点点头,笑道:“心胸狭窄,则气容易盛,气一盛,则容易反噬自身,尤其咱们练斩灵神刀的,尤其是要注意这一点的,可惜了冯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冯晋华笑得越狂,心中越冷。

    宫梅虽在教训冷非,却透着亲近,好像是自己人,而自己则成了外人。

    他彻底成了外人,当真是只见新人笑,不见旧人哭!

    他心中充满了自怜与自叹,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再次闪现,索性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衣衫猎猎抖动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宫梅一看便知不妙,娇叱一声:“冯师弟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冯晋华大笑道:“宫师姐,你要一直护着他吗?”

    冷非摇头失笑道:“冯师兄是想动手?”

    宫梅冷冷瞪他一眼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冷非笑道:“好好,我闭嘴便是了,你看他这般模样,可不仅仅是心怀杀意,还要真正动手,我难道要被动挨打,等着他杀死我?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,你不可能死!”宫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罢,我相信师姐你。”冷非露出微笑,双眼蕴着一丝柔情。

    冯晋华看到他的眼神,“轰隆”一声有惊雷在耳边响起,顿时再也无法保持理智。

    “死罢!”他怒吼一声,双手各自一挥。

    “冯师弟!”宫梅暗道不妙,一跺脚嗔道:“冯师弟!住手!”

    冷非能看到两道无形力量袭来,却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宫梅原本以为冷非会闪开,因为凭他的修为足以闪得开,可没想到冷非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两声轻啸。

    冷非护身罡气亮起,仍旧被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空中喷出一道血雾,然后“砰”一声重重砸进墙壁里,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冷非再次喷出一道血箭。

    “死——!”冯晋华越发愤怒欲狂,猛斩出两掌。

    明明能闪开,却不闪,这是要欺骗宫梅的感情,故意装可怜,当真可恶可恨,该死——!

    “冯师弟!”宫梅觉得不能再让冯晋华这么胡闹下去了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